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考古人員基本確定東漢耿恭駐守的“疏勒城”舊址

作者: 張曉龍    來源: 新華網    日期: 2020-05-10

  新華社烏魯木齊5月9日電(記者張曉龍)經過長達6年的發掘,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的考古工作者已基本確定:位于新疆奇臺縣境內的石城子遺址就是東漢耿恭駐守的“疏勒城”舊址。歷史上,東漢將士曾在這里與匈奴發生激戰,涌現出耿恭等一批青史留名的英雄人物。如今,在考古工作者的努力下,這座經歷過血雨腥風的絲路重鎮重現真身。

  負責石城子遺址發掘工作的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館員田小紅在發掘現場清理瓦片(2016年6月4日攝)。新華社發(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圖)

  立夏后的奇臺縣江布拉克風景區,天高云淡,綠油油的小草破土而出,重新覆蓋光禿禿的山頭。緩緩融化的天山積雪匯成小河,滋潤著山前的丘陵地帶。經考古人員調查勘探確認,著名的疏勒城就依山形水勢,建在此地一座山嘴之上,城北面、西面筑墻,城東面、南面以深澗為障,地形險峻,易守難攻。

  負責石城子遺址發掘工作的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館員田小紅介紹,根據《后漢書》記載,戊校尉耿恭正因為看中疏勒城旁有深澗,可據險自守,才從金滿城(在今新疆吉木薩爾縣)移駐疏勒城。石城子遺址所在地,北與奇臺、吉木薩爾等綠洲相連,南越天山可至吐魯番盆地。文獻記載的“恭以疏勒城旁有澗水可固”的特點,也與城址相吻合。

(圖文互動)(1)考古人員基本確定東漢耿恭駐守的“疏勒城”舊址

  這是2018年8月4日拍攝的位于新疆奇臺縣江布拉克景區內的石城子遺址(無人機照片)。 新華社發(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圖)

(圖文互動)(2)考古人員基本確定東漢耿恭駐守的“疏勒城”舊址

  這是2017年6月22日拍攝的“疏勒城”西北角樓及城墻(無人機照片)。新華社發(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圖)

  城址還呈現出鮮明的軍事屬性。參與發掘工作的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館員吳勇說,城址平面大致呈長方形,南北長380米、東西寬280米,總面積約11萬平方米。城墻夯筑,城墻西北角和東北角各有角樓1座,北墻上有馬面2座。西墻外約10米處有護城壕。城門僅1座,位于西墻中部。“出土遺物中,還有弩機配件、鐵鎧甲片、鐵質和銅質箭鏃等兵器。”

  石城子遺址出土文物以灰陶磚、瓦等建筑材料為主。瓦當當面多飾云紋或幾何紋,個別陶器表面還刻有“馬”“宋直甕”字樣。出土的錢幣為五銖錢。吳勇說:“這些器物多是兩漢時期的遺物。”

  自2014年起,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聯合國內十余家科研院所,利用環境考古、電(磁)法物探、遙感等技術手段輔助發掘工作。研究人員利用碳14對出土的木頭、骨骼測年后得出的數據,也顯示石城子遺址的年代為兩漢時期。

  新疆石城子遺址出土的瓦當(2020年4月8日攝)。新華社發(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圖)

  公元74年,東漢在西域復設西域都護,戊校尉耿恭屯金滿城。公元75年,金滿城遭遇匈奴大軍進攻,耿恭率部退守至疏勒城。《后漢書》記載,耿恭“以單兵固守孤城,當匈奴之沖,對數萬之眾,連月逾年,心力困盡。鑿山為井,煮弩為糧,出于萬死無一生之望”。耿恭從疏勒城撤退時僅剩26人。

  田小紅說,石城子遺址不僅是迄今為止新疆地區發現的唯一一處年代準確可靠、形制基本完整、保存狀況完好、文化特征鮮明的漢代古遺址,也是漢朝有效治理和管轄西域的歷史見證,未來有可能圍繞這處遺址建造考古遺址博物館等。

[責任編輯:杲均豐]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964990
捕鱼世界手游下载 股票代码后面有个r 十一选五每天开几期 河北11选5任六 篮球巨星系统 吉祥棋牌安卓手机版? 上期开特下期必开16码 幸运赛车开奖历史走势图 心水一点必中特是什么数字 随州麻将卡五星手机 北京pk10走势 甘肃11选5前三直走势图 nba库里 姚记网站游戏网站 赛车pk10开奖数据 江苏体彩七位数开奖走势图 炒股达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