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背后的故事|“一指禪”作家黃冗

作者:    來源: 新華網    日期: 2020-01-21

(建議全屏瀏覽效果更佳)

  記者手記:以我的感動來講述“一指禪”作家的故事

“一指禪”作家黃冗。吳海燕 攝

  殘疾人的世界是怎樣的?在認識黃冗之前,這是一個讓我感到陌生的領域。一年多的時間里,隨著采訪的一天天深入,我漸漸走進這個群體,走進了他們的內心世界,從陌生變為親切和敬重。他們如同“折翼天使”般,在愛的天空翱翔,令人深思、令人敬佩、令人震撼。

  初識 “十大杰出青年”

  第一次見到黃冗,是因為黃冗當選中國石油烏魯木齊石化分公司“十大杰出青年”,我去拍照。早就聽說黃冗是位殘疾人,我對將要拍攝的場景預想了很多情況,擔心現場拍攝會比較麻煩,甚至無所適從。但一見到黃冗,我感覺特別意外,他就像一名普通的大男孩,自信而陽光。

  “大記者,一定要把我拍帥點哦!”沒想到,黃冗非常幽默。

  黃冗的人生歷程確實坎坷。他出生時,因為窒息而造成腦癱。

黃冗正在用電腦進行寫作。吳海燕 攝

  “我可能是一個多余的人,所以起名叫‘冗’!”有一次,黃冗跟我開起了玩笑。

  實際上,黃冗父母當時選名字時,聽說“冗”有一種長命百歲的含義,所以選擇了這個字。

  黃冗1歲才會哭,但不能站立,脖子軟綿綿地耷拉著,口水像省略號一樣沒完沒了地流著;8歲時,他終于能獨立走路了,但是跌跤又成了家常便飯。

  “上學難、生活難、戀愛難……”黃冗曾經對自己很絕望。在舉步維艱的日子里,他把保爾·柯察金當成自己的偶像。在“保爾精神”的激勵下他探尋著寫作之路,頑強地與病魔抗爭。

黃冗正在利用閑暇時間閱讀書籍。吳海燕 攝

  1991年,烏魯木齊石化公司給了黃冗工作的機會。在西峰新峰公司下屬的福利公司,黃冗利用自己的文學特長負責福利公司的宣傳工作。剛開始,黃冗不會用電腦,完全是靠手寫。雙手殘疾的他握筆十分吃力,寫幾個字手心就冒汗,筆在手里直打滑,幾乎要使出渾身力氣才能寫出幾個如同甲骨文一般的字。不僅字令人眼花繚亂,有時因為用力不均還會將稿紙戳個洞,稿子廢了,本子也廢了。

  由于語言交流的困難,殘疾人在生活、工作中遇到一些困難,并不被大家所了解,只能在殘疾人之間小范圍地溝通。黃冗自己是一名殘疾人,最能體會他們的感情,他暗暗下決心要寫一部反映殘疾人生活的長篇小說。

黃冗正在和媽媽一起上網。吳海燕 攝

  然而寫長篇小說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黃冗每天除了吃飯、上衛生間之外所有時間都在寫作,就這樣每天頂多才寫800個字。一晃幾年過去了,小說終于完成了,可是他看著那密密麻麻、歪歪斜斜的字跡傻眼了,有些字連他自己都看著費勁,別人就更無法辨認了。無奈之下黃冗又將修改過的30多萬字的小說一筆一劃地抄寫一遍。由于長時間坐著血液循環不暢,屁股上長起了褥瘡,不能坐著寫,他干脆雙膝跪在地上趴在床上寫。

  6年后,黃冗終于完成了這部長篇小說——《殘愛》。小說出版后在社會上引起了很大轟動。

黃冗獨自乘坐電梯。吳海燕 攝

  后來有了電腦,他開始琢磨著自己打字。因為左手完全用不上力,他就嘗試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來敲鍵盤。寒來暑往,他的“一指禪”逐漸嫻熟,并慢慢變成了鉛字。幾年里,他先后在《中國西部文學》《新疆經濟報》《烏石化報》、廣播電臺等陸續發表小說、散文、詩歌、通訊180余篇,出版了詩歌集《路,遠方》,其中詩歌《自白》在“蓓蕾杯”全國詩歌散文大賽中獲獎,被收入優秀作品選。

  震撼 人生與殘疾無關

  和黃冗成為微信好友之后,聊天互動不太多。

  有一天,他突然給我發了段歌曲視頻。

黃冗使用即時聊天軟件和朋友聊天。吳海燕 攝

  “這是我寫的歌詞!”黃冗隨后發來了一句話。

  這就是黃冗,他的人生與殘疾無關。

  因為喜歡音樂,他開始嘗試著寫歌詞。他所作的《我的情在石化》《人生路》等歌詞,先后被著名音樂人唐新成、馬耀成譜曲,其中《我告訴你》還登上了新疆電視臺。歌曲《我要飛翔》在北京奧運會歌曲征集評選中獲得“優秀歌詞獎”。北京奧組委邀請他參加奧運會倒計時100天的紀念活動。他是唯一一名殘疾人獲獎者,也是新疆唯一的獲獎者。

黃冗走在單位的榮譽欄前,上面也擺放了他的榮譽證書和素描作品。吳海燕 攝

  身體殘疾,精神卻富足。在黃冗身上,你看不到絲毫消極的病痛,唯有向上的陽光和美好的生活。

  除了音樂,黃冗還學繪畫。

  第一次聽說他會畫畫時,我有些出乎意料。因為他的雙手只有兩根手指能動。

  不過,在黃冗看來,這并不能阻擋他繪畫的熱情。他摸索獨創出專屬的繪畫方法:向一個方向運筆,然后同時轉動紙張。每畫一張畫,就要在桌子上轉數百個甚至數千個圓圈。

黃冗正在素描。吳海燕 攝

  勤學苦練后,黃冗的一幅幅繪畫登上公司的黑板報,他覺得自己成了“有用之人”,在一筆一畫間重新品味著生命的價值。

  看著黃冗畫的一幅幅素描,我不由得生出幾分佩服和敬仰。

黃冗翻看自己的素描作品。吳海燕 攝

  感動 從未停步

  一年冬天,黃冗得知一個同事生病住院了非常著急。

  單位工會正好派車去慰問,順便把黃冗也捎到了醫院。

  每個人都有朋友,黃冗也不例外。

  我很好奇黃冗為何如此擔心,也來到了醫院。

?

黃冗和家人一起吃飯。吳海燕 攝

  原來,黃冗的這位同事也是在福利公司上班,她可以說是黃冗的筆友,兩人同為文學愛好者,經常切磋、交流。

  那天臨走時,我印象非常深刻的一個畫面是,夕陽下,黃冗依依不舍與同事握手告別。

  黃冗供職的福利公司里,一共有肢體、言語、精神、聽力、智力等六個類別77名殘疾員工。

黃冗參與單位組織的義務勞動。吳海燕 攝

  無論從經濟上、文化上,還是能力上來講,殘疾人可能處于“弱勢”,但“弱勢”并不等于“弱志”。在黃冗身邊,幾乎每一位殘疾人都不因“苦活”而放棄,不為“困難”而灰心,在各自的崗位上,他們用勤奮耕耘著明天的希望。

黃冗被單位評為“自強模范”。吳海燕 攝

  黃冗的詩《路,遠方》中有一句:用心就能尋到愛的真諦,我會將種子撒在前方的小徑。

  “冬奧圣火點燃了冬季,點亮了華人的胸膛,驕傲與自豪心中流淌,滾燙的淚溢出眼眶,是激情與淚水的碰撞!”2019年12月,黃冗將自己精心為冬奧會創作的歌詞寄往北京2022年冬奧會組委會,參加冬奧會歌曲征集評選。

  愛是陽光下的尊嚴人生。愛為不幸的折翼“天使”插上了“隱形的翅膀”。

  “萬物皆有裂痕,那是光進來的地方!”

——黃冗相關視頻——

文章作者:吳海燕

視頻制作:杲均豐

黃冗視頻拍攝:張瑜

出品:新華網新疆頻道

[責任編輯:李夢婷]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486715
捕鱼世界手游下载 中原河南麻将苹果手机下载 宝博棋牌官网下载苹果 精准内部一头一尾中特 顶呱刮中奖图片 王者捕鱼安卓版 浙江体彩20选5开奖官方同步 排列七星彩开奖号码结果走势图 河北11选5遗漏真准网 江西福彩快三开奖公告 今天股市上证指数是 大地棋牌 破解青海快3规律 2019中超赛程表 通化大嘴棋牌二人刨 急速赛车开奖结果 黑龙江22选5复式计算表